mainvisual2.jpg  

社長訊原文連結PTT_Nitendo板vette板友所譯。

 


活用每個人的特色,往同一個方向製作
 

岩田:

清田小姐這次是透過事務所的人的介紹才會參與這次的遊戲製作的吧。

清田:

是的。我之前也擔任過『神奇寶貝樂園Wii』(※10)的作曲以及『鬥人魔境傳』(※11)開場曲的演唱等。

岩田:

原來清田小姐不只會作曲,歌喉也很好啊。

10『神奇寶貝樂園Wii』=『神奇寶貝樂園Wii ~皮卡丘大冒險~』。
   2009/12由神奇寶貝公司於Wii上發售的動作冒險遊戲。 

11『鬥人魔境傳』=『ヘラクレスの栄光~魂の証明~』。
2008/5DS上發售的RPG

清田:

這次則是因為Dogear Records問我說「要不要負責作曲看看?」,我馬上就舉手說「當然要!」,才有幸加入這次的企劃。

岩田:

看妳說話的表情就知道妳當時應該很開心耶(笑)。

清田:

是啊,這是當然的嘛(笑)。我從小時候就非常喜歡打電動,唸國高中的時候還玩過由下村小姐及光田先生製作的遊戲呢。所以這次有這個榮幸能跟他們一起工作我真的是非常開心。

photo006.jpg 

岩田:

那今天光是能夠這樣坐在一起…。

清田:

根本就是已經高興到只會傻笑了啊(笑)。

岩田:

(笑)。那等一下我們再來好好聊聊有關你這次作曲的話題吧,最後要介紹的是ACE+三人組,首先先請CHiCO小姐自我介紹一下。

CHiCO

我跟坐在我旁邊的Tomori兩個人的話是ACE,再加上在旁邊的平松先生的話…。

岩田:

就變成ACE+囉。

CHiCO

正是。這次的音樂我們是3個人一起製作的。我自己本身是演舞台劇出身的,除了當演員之外,也要負責劇中所用樂曲的選曲。不過與其去找現成的曲子,我覺得自己作的曲的話不僅比較貼近戲劇的腳本以及對台,而且也比較不用花那麼多時間,才因此踏上作曲這條路的。就這樣從舞台劇的世界一腳踏進了音樂世界,也進入了音樂公司,後來被當時的老闆徵詢說「你要不要作看看遊戲用的曲子?」,而我第一次作的遊戲用的曲子就是『電子雞』(※12)。除了作曲之外,最近由光田先生製作的『Luminous Arc 3 Eyes』(※13)我也有幸擔任主題曲的演唱者。

photo007.jpg   

岩田:

『電子雞』我記得是出在N64上的耶,已經很久了喔。

CHiCO

是啊,大概已經是13年前的事了呢。我從那之後大概就都是在做遊戲用的曲子。

12『電子雞』=『64で発見!! たまごっちみんなでたまごっちワールド』。
1997/12BandaiN64上發售的派對遊戲。

13Luminous Arc 3 Eyes』=2009/12
Marvelous EntertainmentDS上發售的模擬RPG

岩田:

Tomori先生呢?

Tomori

我要說的基本上跟CHiCO講的都差不多耶,我最早是彈吉他的,後來也跟CHiCO一樣,自從參與了『電子雞』的作曲之後就踏入了遊戲樂曲的製作了。

photo008.jpg 

岩田:

從那之後就一直都是在做跟遊戲音樂有關的工作嗎?

Tomori

其實也沒有耶,我還是有從事很多其他方面的活動的。有的時候演奏,有的時候作曲,目前則是在Universal Music裡與CHiCO共組的ACE活動為主,除了遊戲之外,也有替歌手或是廣告、電影等作曲。

岩田:

你涉足的領域很廣耶。那最後請平松先生自我介紹一下吧。

 岩田: 

 其實我也是從小就非常喜歡打電動,國小的時候還會自己在電腦
 上練習打雜誌上的樂譜呢,偶爾也會自己作幾首曲子來玩玩。後
 來是因為高中的時候組了樂團,整天都泡在音樂裡面,也因此才走
 上現在這條路。目前除了廣告及電影的編曲作曲之外,也常常擔
 任歌手的support keyboard以及音樂的編排。這次我有這個榮幸
 能夠參加這個企劃,在作曲的時候我一直是想著小時候非常著迷的
 遊戲,然後邊想著現在的我能夠做出什麼樣的音樂呢,整個過程都
 是很開心的。

photo009.jpg 

CHiCO

嗯…其實平松先生是任天堂的大粉絲呢。

岩田:

謝謝你的支持(笑)。

CHiCO

以他愛電動的程度,就算稱他為超重度玩家也不為過吧。我們在作曲的時候他常常提到的東西除了音樂的觀點之外,就是遊戲裡很枝節的部份了啦,像是「這邊嘛…其實是這樣的喔…。」(笑)。

岩田:

把他累積多年的知識跟大家分享囉。

CHiCO

是啊(笑)。所以對我們ACE來說,真的就像是我們3人組合的名字一樣,是非常強而有力的助力啊。

岩田:

說到這個,高橋先生在這次的『Xenoblade』中一共放進了多少曲子啊?

高橋:

大概有90首喔。

岩田:

看你說得這麼輕描淡寫地,90可不是一個小數字耶。光是要作出一首曲子就得花費很多時間跟精力了呢。

高橋:

是啊。所以這次才會找了6位一起負責音樂啊。

岩田:

原來是這樣啊。從剛剛大家的自我介紹就可以知道在座的各位不只有專精於遊戲音樂的,也有幾位是活躍於遊戲之外領域的音樂製作,這樣看來製作人的陣容涵蓋的範圍真的非常廣呢,那這次高橋先生對於作曲方面又是提出了哪些要求呢?

高橋:

像光田先生的話,我想他已經很了解我希望作出的是哪種曲子,反過來說的話,我也知道說如果我對他提出這樣的要求的時候,他做出來的東西大概會呈現什麼樣的感覺,這樣講起來我們其實不太需要言語的,光靠我們之間的默契就已經知道要的是什麼東西了,接下來就是放手讓他自由發揮囉。

岩田:

因為你跟光田先生已經熟到可以完全信任他了吧。

高橋:

是啊。不過這次6位作曲家都有各自擅長的領域,我希望能夠在活用大家的個性之餘,又能夠作出有整體感的音樂。

photo010.jpg 

岩田:

我這次一開始最想問的就是這個呢。不僅要讓這些以前從來沒有一起工作過的各位能夠呈現出自己原本的個性,又必須要作出有整體感的音樂,這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很難啊。

高橋:

嗯嗯。其實一開始是由我自己在腦海中先大概建構出適合每個場景的樂曲的感覺。然後再拜託大家說「這個場景的話,請作出這種感覺的曲子」,然後再給大家很多的樣品作為參考,不過我自己是覺得這種作法有點失禮就是了啦。

岩田:

所以你希望要作出什麼樣的曲子其實已經有了現有的樣品可以當作參考囉。

高橋:

是的。不過一開始製作的時候大家作出來的曲子很多都被我打了回票呢,真的是很不好意思。

岩田:

為什麼啊?

高橋:

因為大家都太被參考用的曲子所影響,結果反而沒辦法表現出各自的特色。所以後來我只好一直跟大家說「不是這樣的感覺喔」,讓大家作出來的曲子是朝著相同的方向前進,可是又得以展現出每位作曲家的特色,全部結合起來又感受得到整體性,整個過程中都是一直不斷地在跟大家討論這方面的東西。

岩田:

那這方面的判斷就都是由高橋先生所負責的囉?

高橋:

是啊。

岩田:

光田先生跟高橋先生共事這麼久了,應該很了解情況了吧。

光田:

算是吧。

岩田:

不過像清田小姐他們的話就會覺得說被叫去做「這種感覺」的曲子,結果做好之後戰戰兢兢地交出去的時候得到的回覆卻是「不是要這樣的東西」了吧。

清田:

就是啊。

岩田:

那你當時心裡是什麼感覺啊?不會覺得惶恐嗎?

清田:

超惶恐的啦(笑)。作好的曲子上傳之後高橋先生會用mail告訴我們結果,這個等待的過程根本就是在等放榜啊。偶爾也是會被高橋先生誇獎一番啦,這種時候的話,心裡真是高興到只能說出「哇!!!」了啊…。

岩田:

被誇獎之後高興到快飛上天了嗎?

清田:

不過大部分的時候都是被打槍的…。

岩田:

被打槍的時候應該覺得很沮喪吧?

清田:

其實沒什麼時間可以沮喪呢,因為一定要在最後期限之前交出成品,所以只好一直在家裡走來走去,然後催眠自己。跟自己說「從現在開始我可以寫出非常好的曲子!」。

 photo011.jpg

岩田:

哈哈哈(笑)。

清田:

不過就算是被打槍,高橋先生也會非常明確地告訴我該怎麼重作,我也從中學習到很多。

岩田:

有自己的能力充分發揮的感覺嗎?

清田:

與其說是自己的能力充分發揮,不如應該說是我發現「原來我也可以作出這種曲子呢」了吧。

岩田:

喔喔~~所以高橋先生把連你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才能挖掘出來了呢。

清田:

真的就是這種感覺耶。其實我以前沒有寫過以「不安」為主題的曲子,這次拜高橋先生所賜,我得以作出了很多「不安」的曲子呢。就像是「不安1」「不安2」「不安3」這種感覺…。

岩田:

光是一個「不安」就作了很多種不同的曲子嗎(笑)。

高橋:

其實「不安」也是有分很多種的啊。像「非常地不安」「一點點不安」「男人的不安」等等的。一個一個列出來的話當然就會有越來越多了嘛。

清田:

其他主題的話,我也作了像是「害怕」或是「恐懼」這樣的曲子,可是在作曲的過程中真的很容易就會變得太投入這種情緒之中。所以其實在作「不安」的曲子的時候我整個人的精神狀況越來越糟,到最後都變成「如果這個再不行的話我就真的不行了啦」了呢。

大家:

(笑)。

 

可是也只能絞盡腦汁作出自己覺得滿意的曲子。所以現在的我根本就是絞盡腦汁之後剩下來的殘渣啊(笑)。

大家:

(笑)。

 


, , , , , , , , , ,

karasl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in
  • 遊戲製作人的訪談真的很棒~
    謝謝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