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visual3.jpg

社長訊原文連結PTT_Nitendo板vette板友所譯。



圍繞著第一封信
 

岩田:

雖然清田小姐說她已經被榨乾了,可是也由此看出透過高橋先生所寫的信可以很巧妙而準確地挖掘出作曲家的個性耶。

高橋:

其實中間還有轉過一手呢。

大家:

啥米?!

岩田:

信不是直接由你寄給大家的喔?

高橋:

不是啊。如果真的直接把我寫的內容給大家看的話,那大家應該會因為打擊太大而乾脆倒地不起了吧。

岩田:

(笑)

高橋:

其實對於自己很重視的東西的話,我很容易就會說出讓別人聽起來很不舒服的話。所以我有找人把我寫的內容重新用以比較容易讓對方接受的方式重新寫過,然後再寄給大家的。

清田:
CHiCO

原來是這樣喔…。

岩田:

你們第一次聽到這件事嗎?

大家:

是啊。

高橋:

…我自己寫的內容真的是沒辦法直接就傳給大家的。

岩田:

這麼嚴重喔。

高橋:

…真的。

CHiCO

我的媽啊ー(笑)。

大家:

(笑)

Tomori

聽高橋先生這樣一說,我現在總算搞懂了。難怪我總覺得信裡面的內容好像不只一個人的意見呢。

CHiCO

而且還有讓人覺得說好像有隱藏涵義的感覺耶(笑)。

Tomori

像光是一個單純的驚嘆號,也會讓我們想說「這個驚歎號放在這邊是什麼用意呢?」。

CHiCO

對啊對啊!「…」的數量也是,這邊是四個,這邊只有3個,應該是有什麼用意的吧?。

大家:

(笑)

Tomori

今天我們總算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了。

 photo012.jpg

岩田:

其實在把所有的東西統整起來的時候真的需要非常嚴格的標準的。如果下判斷的人太過輕率的話,那作出來的東西很容易就會變成因為往不好的方向而開始崩解。所以不管是哪個細節都必須追求完美,而對於不盡理想的部份就必須要很明確地否定,這樣最後作出來的成品才能盡善盡美。

高橋:

就是這樣啊。

岩田:

可是將自己所看到的問題直接告訴對方的話,也是會有人因為打擊太大而從此一蹶不振,所以就需要再透過另一個人當作擋火牆,不過儘管這些信已經經過別人重新用比較溫和的方式書寫了,看來清田小姐所受到的打擊還是很大啊。

清田:

(用力地點頭)

大家:

(笑)

岩田:

所以你們一直到開發的最後都還是用這種方式在寫信的嗎?

高橋:

到開發中期之後我寫得就沒那麼直接了啦。我想應該是因為大家都察覺到說其他人做的曲調以及所呈現出來的氛圍,然後再互相配合的吧。

岩田:

實際上的情況又是怎樣呢,CHiCO小姐?

CHiCO

開發中期之後感覺上就慢慢摸索出作曲的方向性了,可是一開始的時候真的很要命耶。我跟清田小姐都快每天以淚洗面了。

清田:

一開始的時候我們還一直互相鼓勵呢(笑)。

CHiCO

畢竟我們原本做的就是不同部分的音樂,所以儘管高橋先生一直說「整個世界要有統整起來的感覺」「最重要的就是一致性」,可是作出來的曲子難免還是變成很零散的感覺。一開始的時候我們作出來的東西簡直就是這段是清田小姐,這段是ACE+這樣的感覺呢,幸好最後還是磨合在一起了。

 photo013.jpg

岩田:

最後是怎麼磨合的?

清田:

其實是我邀ACE到我家來玩。

CHiCO

然後我們也邀清田小姐到我們家玩玩。

岩田:

喔喔,所以是互相到對方的家去拜訪嗎。

清田:

是啊,互相拜訪對方的家之後,首先我們最先開始動手改造的就是作曲的環境。ACE到我家的時候看了我目前在使用的機器,邊看邊問說「這個東西作出來的聲音是什麼感覺啊」,連一點小細節都不放過呢。

CHiCO

我是覺得要呈現出同一種曲調的話,首先作曲環境應該要先統一啦。

清田:

而且我還去買了新的軟體呢,就這樣硬生生地得跟我一起奮鬥多年的軟體說881了耶(笑)

岩田:

這樣一來就越來越有同一個製作團隊的感覺了喔。

清田:

是啊。

CHiCO

到最後大家都很團結了呢。

清田:

感情也變得很好。

岩田:

因為大家團結在一起,而且感情也變好了,所以才會像剛剛高橋先生所提到的從開發中期之後曲調變得很契合了吧。不過到底是什麼樣的動力才能夠讓你們撐到最後啊?

 photo014.jpg

CHiCO

剛剛清田小姐有提到「能跟下村小姐及光田先生一起共事非常開心」,其實我們心裡也是這麼想的。而且我們最敬愛的光田先生又一直跟高橋先生是工作上的伙伴,光以這點來說,跟著高橋先生的腳步就準沒錯啦。

岩田:

光田先生知道自己在大家心目中是這麼崇高的地位的嗎?

光田:

…我之前完全不知道耶。

岩田:

聽了剛剛的告白一定讓你很震撼吧(笑)。

光田:

是很震撼啊(笑)。

CHiCO

所以我們才會一直抱持著只要相信高橋先生就沒錯這樣的想法。高橋先生自己還負責在音樂中間插入不同的場景,再加以編輯,他的手法真的是太厲害了。雖然說我本身也因為是舞台劇出身的,所以對在什麼樣的場景要使用什麼樣的音樂這方面相當講究,不過像一開始就決定要用哪首曲子,或是經常會在不同的地方插入音樂,甚至還有讓我想說「耶,這首要放在這裡?」這樣的編輯方法…不管是哪一種都很讓人佩服啊。所以說跟著高橋先生果然是正確的選擇。

岩田:

高橋先生有聽到剛剛CHiCO說的嗎。

高橋:

…我可以馬上逃離現場嗎。

大家:

(笑)

高橋:

不過就像我一開始提到的,「被音樂救贖」這點一樣,遊戲除了用手觸碰,用眼睛觀看之外,耳朵所聽到的音樂也是非常重要的。

岩田:

這個「被音樂救贖」的想法也可以用在這次的『Xenoblade』裡吧?

高橋:

嗯嗯。這次尤其是這樣。所以我非常不希望浪費掉其中任何一個音符。儘管說我一開始就要求大家「請作出這樣的曲子」,再聽到大家再收到我的意見之後重新作的曲之後,其實又會有新發現。所以我才會想說「這首曲子想要表達的應該是這樣的意境吧。那放在別的場景好了」,非常謹慎地編輯每一首曲子。

 

, , , , , , , , , ,

karasl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