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visual2.jpg

社長訊原文連結PTT_Nitendo板vette板友所譯。

 


每週開會一次
 

岩田:

剛剛提到的「能加入不同業界的思考方式幫助很大」這點,可以具體說明大概像是哪些地方嗎?

高橋:

像動畫的話,通常一集大概都是22分鐘,腳本的份量以文字來算的話大概需要15000字左右。所以竹田先生在寫出跟這樣差不多的劇本的時候,就會告訴我說「這個大概可以製成22分鐘的影片喔」,整體的架構以及流程就變得非常一目瞭然了。

岩田:

原來是這樣啊。

高橋:

而剛剛竹田先生不是有提到說寫腳本時候會注意是要在進廣告前就讓劇情達到高潮或是要留到下個星期再播嗎,實際上看原稿的話就會馬上發現「精采的地方在第四頁啊」。像在決定說遊戲的哪些部分是要當成過場動畫的時候,在原稿的第34頁的地方所描寫的高潮大概可以製作成5分鐘的影片的話,可能就會想說這個5分鐘的部份拿來當過場動畫應該會更適合吧,所以原稿就像導覽一樣,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呢。

岩田:

也就是說光是讀了原稿就大概可以想像說實際上做成遊戲的話大概會是什麼感覺了吧。

高橋:

正是這樣啊。而且由於竹田先生長年參與動畫的製作,他寫出來的台詞都是讀了會讓人很興奮的呢。像有的時候在某個場景我們會有想說「想讓角色說這種台詞」這樣的想法吧。

岩田:

所以你對台詞其實已經有大致的想法了,才能這麼快就跟畫面結合在一起吧。

高橋:

嗯嗯。而且竹田先生所提議的台詞或是場景常常都是比我自己想的還要好上幾百倍的。常常會讓我覺得說「啊,還有這種方式喔,我輸了啦」(笑)。然後就會決定說「下次我一定要贏過他」,就這樣你來我往的。

岩田:

這就是拋接球嘛。當對方拋回來的球是比自己想到的還要好的時候,接球的時候手通常會有點痛吧(笑),可是心裡面其實還是覺得很開心的,才會想說自己一定也要丟出好球啊。不過能夠順利拋接的原因我想就算兩個人都非常有力氣,也不見得就可以這樣一來一往地非常順利地進行吧。應該還是因為2個人原本就很契合,或是擁有共同的價值觀,都會想說「這樣比較好」吧。

高橋:

或者應該說有興趣的東西很類似吧。像小說或是電影這種嗜好之類的。

竹田:

是啊。的確很類似呢。我跟高橋先生在作為接球的一方時的價值觀真的非常接近。

岩田:

也就是說在閱讀小說或是看電影的時候感受到「這邊做得很不錯耶」這樣的感性是共通的囉。

高橋:

嗯嗯。不過如果我們是站在丟球的一方的時候就差很多了喔。

竹田:

真的差很多耶。

岩田:

原來如此。所以說對於接受到的東西「好,壞」這樣的評價是很接近的,可是當換作是自己要提出東西的時候,方向性以及內容就差很多囉。

竹田:

對啊。當高橋先生把我寫好的劇本改好再還給我,我再看一次的時候都會想說「喔喔,還有這樣的作法耶」,對我自己來說是種非常新鮮的經驗。這次能夠像這樣碰到做出來的東西跟我是完全不同類型的人,還可以一起共事真的是件非常幸運的事。

 photo005.jpg

高橋:

我們之間的往來就這樣一直持續到整個劇本完成,而且我們也覺得說該考慮到的東西都考慮進去了的時候,最後把完成的劇本交給任天堂請他們確認。結果我們看到任天堂還給我們的劇本的時候,發現居然是在我們沒有想到的地方被指出說有問題,都不禁脫口而出「哇!」(笑)。

岩田:

哈哈哈(笑)。所以任天堂投的球是從你們完全沒想到的地方,而且是完全不同的球囉。

高橋:

是的。被任天堂指出說有問題的地方根本就是多如牛毛啊。

岩田:

我想以高橋先生的立場來說,你看到任天堂提出的意見的時候應該會覺得像是不屬於這裡的文化闖進來一樣吧,實際上你當時的感受又是如何呢?

高橋:

其實我對於這次『Xenoblade』的製作最大的目標就是不管是劇本或是音樂,只要是好的東西,我全部都想放進遊戲裡,所以當時已經有心理準備了。

岩田:

為了做出內容豐富而且高品質的遊戲,所以你很貪心地想放進很多東西吧。

高橋:

嗯嗯。在劇本製作上我也是這樣想的,不過因為劇本製作只有我跟竹田先生參與,就算在某個方面我們兩個都已經考慮得很周到了,在其他方面卻是門戶洞開啊。而這些門戶洞開的部份…。

岩田:

就被任天堂指出來了吧。

高橋:

是啊(笑)。因為我跟竹田先生的興趣很類似,所以看事情的角度也差不多,像這種我們兩個都覺得很自然的東西卻被任天堂指出說「這個地方的表現方式讓人不太容易了解」,我們才發現到「啊,原來還有這種解讀方式啊」,這樣的情況真的不少喔。

photo006.jpg 

岩田:

聽起來跟“作家-編輯”之間的關係很像耶。

高橋:

的確是很像啊。為了能讓更多的玩家接受這片遊戲,像編輯這種能夠以客觀的角度來看劇本內容是很重要的。所以任天堂能夠提出要改進的地方我們其實是很感謝的。

岩田:

不過話說回來,像在製作這麼嚴謹的東西時,當大家都已經絞盡腦汁的話每個人的看法應該不可能常常會一樣吧,難道你們製作的時候都沒有發生過意見南轅北轍的情況嗎?

高橋:

實際上還真的沒有發生過意見完全不同的情況耶。不過倒是有像竹田先生累積了很多原稿然後一次全部丟到我桌上的時候,時間一久的話,常常會發生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情形,像「我要的感覺不是這樣」這種的,所以這次製作的時候大部分都是像「那這次就到此為止吧」這樣的方式進行的。

岩田:

這是指?

高橋:

就每週四固定要開有關劇本的檢討會議。

岩田:

喔喔。這樣一來時間上也不會拖太久,而且拋接球的份量也不會過多,一有問題的話就可以馬上提出來儘早解決吧。

高橋:

嗯。所以我個人是不記得真的有非常嚴重的意見相左的情況啦,而且開會的時候都很開心呢。會想說「不知道這星期竹田先生又會準備投出什麼樣的球啊?」。

岩田:

而且每週一次的話步調上也比較好掌握吧。不過竹田先生不會覺得很累嗎?畢竟每星期都要投出不負高橋先生期待的球耶。

竹田:

不會耶,因為我原本就從事很多這種每星期播放一次的電視動畫製作了,所以…。

岩田:

這樣啊。那對你來說應該就像是週刊性質的工作囉(笑)。

竹田:

是的。所以這次工作上的節奏我覺得對我來說是非常容易掌控的。

岩田:

那你們整個拋接球的過程大概持續了多久的時間啊?

高橋:

因為是跟遊戲本篇的製作一起進行的,全部大概花了1年左右的時間吧。

竹田:

嗯嗯。這一年中我們很常開會,而且除了我跟高橋先生之外,劇本裡其實也加入了很多其他人的想法,所以當我看到最後的完成品的時候,還真有點不知道到底哪個部份是我自己想出來的了呢。

岩田:

大家的意見都融合在一起了呢。

竹田:

是啊。雖然說因為集合了大家的想法而使得整個劇本規模變得非常大,可是整體的平衡感卻是非常好的。

, , , , , , , , , ,

karasl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