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enoblade03.jpg

刊載於ゼノブレイド設定集中,由竹田裕一郎執筆,高橋哲哉監修。
為遊戲本篇所未收錄的外傳劇情。

                 

0

  巨神界──位於廣大神之遺骸上遼闊無邊的大地。在其右小腿肚處的殖民地9,是如今少數碩果僅存的霍姆斯族居住地。雖然相傳當年曾有為數眾多的殖民地存在過,但因為機神兵的襲擊,其多數都已經消失無蹤了。

  因為與機神界的距離相對遙遠而殘存下來的殖民地9。雖說有時會有一些從頭頂落下來的巨神剝落物的威脅,不過毫無疑問這裡對霍姆斯族來說,是讓他們能夠安穩渡日的貴重土地。

  而且這片土地對萊因、丹邦、菲歐倫,以及修爾克來說,也正是獨一無二的唯一故鄉……。

1

「唷,修爾克……打擾你一下行嗎?」

  在兵器開發局的研究所向修爾克搭話的,是比他年長了十歲以上的研究員。似乎是想要跟心儀的未亡人打好關係,從以前就一直跑來找修爾克商量。雖然難得才來造訪一次,這次迪恩仍然不改其向來的態度。

(其實,我在這方面根本一點也不拿手啊……)

並未察覺修爾克想法的樣子,迪恩滔滔不絕地訴說著。没有辦法無情地拒絕前輩的委託,修爾克一如往常般地答道。

「……還真是不平靜啊。」

  ──結果,迪恩的委託不過就是雞毛蒜皮的簡單小事罷了。真的是微不足道的事情,與潛入怪物充斥的洞窟、與無數次往來巨神上層部相比,實在算不上什麼。

「太好了,這麼一來就解決了。」

  對修爾克所說的話,迪恩滿面笑容地點著頭。雖然缺點是不太擅長說笑話,不過基本上是個善良的人。

  從研究所的樓梯上去,走向軍事區的廣場。外頭已經完全被暮色所包圍了。結果,這一天修爾克仍然還是沒有辦法將調查給結束掉。不過,這倒也不是因為迪恩害的。本來事情就像被烏雲籠罩一般摸不著頭緒。

(雖然我認為莉娜達小姐所說的並沒有什麼錯才是……)

  抱著鬱鬱不快的心情,修爾克橫穿過廣場。

  白天辛勤工作的人們行色匆匆地趕著返家,而此時守護街道的防衛隊員們也開始進行著部署。看著交錯不息的人影,修爾克產生像是誤闖了過去一般的錯覺。

  是過去那段與機神兵交戰的歲月。不過那個時候,殖民地9也不過就是個後方基地罷了。機神界攻過來時,冰冷的鐵之士兵們迎擊它們的所在地,主要還是在大劍平原上。雖然說偶爾也會聽到說有走散的機神兵誤闖高爾平原,但也不至於會波及到這邊的殖民地。

  不過,那樣安穩的日子,並沒有跟誰約定是永遠都會如此的。

  那一天,壓制了的殖民地6的機神兵群,將其作為中繼基地,朝殖民地9發動攻擊。是打破了一年有餘的和平時光、突然而來的奇襲攻勢。修爾克他們的旅程也是因此而展開的。

而現在,殖民地9則進入了對付靈獸特雷西亞的臨戰狀態。在空中飛翔,不知何時會襲來的特雷西亞。只是為了剥奪巨神界的生命而存在,牠是無所不在的。

  人們不分晝夜,努力鞏固對付特雷西亞的防備。即便事態如此,城鎮還是回復了往昔的面貌。雖然還不到像是過去平穩時光時那般,但也沒有感到像當時剛被機神兵蹂躝過後那樣的肅殺之氣。

(大家,都變強了……這個城鎮也是)

  沒錯,城鎮也是會變強的。就像人們鍛練的心靈和肉體一般,城鎮也同樣成長茁壯了。殖民地9的人們,已經獲得了在不失緊張感的狀態下,繼續好好渡過每一天的堅強實力了。

  修爾克的內心鬆了口氣。

  他與夥伴們終於,要為了與神決一雌雄而準備前往巨神胎內了。這是有去無回的最終決戰。在這之前,他們要把心中割捨不下的牽掛,給好好作一個了斷。

  其中之一,就是在兵器開發局完成旅行中所獲得的成果。由居住在機神界的機械人民.機人所研發而得,神劍摩納多的複製品。一旦有了這個,霍姆斯軍也能夠獲得巨大的戰力。

  迪恩又驚又喜地開始檢驗起修爾克所帶回來的資料(本來,他的專業就不是在肉餡洋菜卷,而是在金屬製品的生產上)

  而在此之外,修爾克還有另外一個目的。身為機人醫生的莉娜達曾經向他表示過,那通往未來的希望。不管可能性多麼微小,無論如何都希望實現的目的。然而,和神劍摩納多的複製品不同,這一件事修爾克並沒有向任何人透露過……。

  離開了從軍事區過來的中央區廣場,腳步邁向住宅區。雖然跟路上擦身而過的藝術家凱尼.路辛打了招呼,不過被無視了。終於起床了的索爾特.謝撒米,似乎睡糊塗了,好像想不起修爾克是誰一般。

  從晚上才開始營業的攤子間穿過,修爾克終於來到城鎮的入口處。

  那裡是丹邦和菲歐倫的住家所在。是丹邦所選上,為了在城鎮陷入危機時,能夠比任何人都更快驅馳趕到的土地。

  修爾克,推開從小就出入過無數次的門扉,走進了屋內。

2

  菲歐倫親手作的料理,真的是好吃得"不得了"。當然,旅程中露宿野外時所作的餐點也是很美味。不過,回到了久違的老家,用上稱手的料理器具和調味料,似乎讓她能夠將廚藝給發揮得更加淋漓盡致。姍姍來遲的修爾克沈醉地看著她的身影,菲歐倫雖然手上忙著製作追加料理,不過看起來很高興似的。

  以前,丹邦的家就經常會有客人上門造訪。菲歐倫的青梅竹馬修爾克和萊因自是不用說,身為丹邦戰友的穆穆卡和迪克森,凡頓防衛隊長和康坦副隊長也是常客。不過,自大劍平原的決戰以後,就只剩下擔心丹邦身體狀況的探病者會來了。

  從那之後過了一段不算短的時光,如今被戰友們所取代,卡魯娜、利奇、梅莉雅等聚在這家中的餐桌邊。喧鬧的晚餐光景,讓修爾克和丹邦心中感到一片祥和。

  ──桌面上的料理差不多都被掃光了。

 「喂,大叔! 那一個是我的分才對吧!」

 「萊因已經吃得夠多啦哞!在白天,有認真打拼的利奇,才更有吃的資格哞!」

 「認真打拼的應該是我才對吧! 大叔只不過是在後面吐吐毒霧跟火焰而已啊!」

 「那樣子,可是很消耗卡路里的哞! 若不好好補充的話就連腳步也站不穩了哞~~」邊這樣說的同時,利奇將燒烤茄子大口塞進嘴中,萊因眼見之下也不禁瞠目結舌。

 「喂喂,明明身體這麼小一隻,那些東西到底是跑到哪邊去了啊?」 看著沒兩下子就又開始追跑打鬧起來的二人,卡魯娜聳了聳肩。

 「真是的,不管是利奇還是萊因,都有必要冷卻一下呢。」

  梅莉雅則是不慌不忙地走向廚房。

 「不好意思,雖然急了一些,就讓我先把下一道料理給端上桌吧。再這樣下去,餐桌周圍可又要亂成一團了呢。」

    當梅莉雅正伸手要去端已經盛好盤的料理時,菲歐倫一邊翻炒著鍋中料理,一邊頭也不回地說道。

  「等等,那邊的濃湯是給梅莉雅喝的。萊因和利奇的分,馬上就弄好了。」

  「……我已經吃得差不多了。沒有必要特別優先準備我的分。」

  「啊,不是這樣的。在把萊因喜歡的高麗菜放下去之前,把梅莉雅的那分給先盛起來了。」

  確實,高麗菜是梅莉雅感到難以下嚥的食材。不過,她從來沒被允許過著挑食的生活過。因為她從小就被教導,對人民所獻上的營養品挑三揀四,以身為皇族的人來說,是一件非常可恥的事。

  以前,在高爾平原萊因分了給她的時候,也是有好好將之一點不剩地給吃光了。當然那也是因為萊因本身並沒有懷抱著惡意,純粹出於一片好心而已(附帶一提,在忍耐著吃完之後,萊因滿面笑容地又再遞上一碗時,梅莉雅的心中的確是產生了些許殺意)

  「我是不是有些多管閒事了呢?」

  「不,沒有那樣的事……謝謝妳。」

  「喔,變得坦率得多了呢。很好很好,像這個樣子的梅莉雅,感覺很不錯呢。」

  被這樣子掛心著,梅莉雅顯然感到有些困擾。雖然並非是感到不舒服,對於在避免直截了當、說話方式委婉的海茵特族中成長的梅莉雅來說,還是很難適應像這個樣子的表達方式。

 看著總是將自己的感情好惡坦率表現出來的菲歐倫,最近在心中也開始有了(自己也想試著變成那樣,是不是能夠變得成呢……)這樣子的想法。

  「好了,大家的那一分也做好囉!這裡邊可是放了好吃的小臘腸跟清脆爽口的生魚片呢,請盡情地大快朵飴一番吧。」

   聽到了這番話,萊因和利奇不禁雙眼閃閃發光。

  「是真的嗎!」

  「菲歐倫,最喜歡妳了哞! 等一下就給妳撫摸一下吧哞!」

  在食物充足的情形下,兩人似乎就又重修舊好了。萊因幫利奇的盤子也裝了濃湯,兩個人肩並著肩一起唏哩呼嚕地吃了起來了。

「……來,梅莉雅也趁熱喝吧。」

  「啊,嗯嗯……」

  梅莉雅也端起自己的盤子,坐到桌邊。舀起了一湯匙,送入口中。

  「……真美味。」

  去掉了高麗菜的濃湯,有著一股淡淡的海茵特風味。梅莉雅將久違地、打從心底感到美味的餐點,送進口中。

3

  那天夜裡,促使淺眠中的梅莉雅醒過來的,是有如在強忍著一般,感到痛苦的呻吟聲。

  深夜中,從窗外灑進屋內的乙太光輝,讓從床上直起身子的梅莉雅明白離天亮尚有好一段時間。

  在丹邦宅邸的一樓,從前原本是菲歐倫所使用的房間,為了讓梅莉雅和卡魯娜能有睡覺之處,趕急著準備了床鋪。當然,原先就有的床鋪上,是給菲歐倫睡的。

  身邊的卡魯娜發出了平穩的呼吸聲。感到難受的,果然還是菲歐倫。

  從床上爬起身的梅莉雅,走去關心菲歐倫的情形。

  (看來今晚也是非常痛苦呢……)

  事實上,已經連著好幾天被菲歐倫的聲音給吵醒了。不過,梅莉雅卻束手無策,一點辦法也沒有。因為既沒有盜汗,當然亦沒有發燒。恐怕不是莉娜達就無法明白的、某些專業性的機械身體所產生的情況不調吧。

  至少好歹能……心中如此想著,伸手握住菲歐娜手的梅莉雅,心中除了作為友人的不捨之情外,也產生了無力感。而且莫名的無名火起,心中正不知道要將這股焦躁向何處發洩的當兒──

   梅莉雅從窗外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是應該睡在二樓丹邦房間的修爾克。

  (到底要去哪裡,在這樣的三更半夜中……!)

  無處可發洩的情緒,不禁朝向了修爾克。在這樣的夜裡,梅莉雅握著被惡夢纏身的菲歐倫的手。雖然除了只能這個樣子也別無他法,不過這本來,不應該是修爾克所該做的事情才對嗎。

  當然,不論梅莉雅的手也好,還是修爾克的手也罷,都不是能讓菲歐倫的身體欠樣回復正常的魔法之手。雖然心中明白這個道理,但梅莉雅心中無法苟同的情緒還是十分高漲。

  雖然如今正身處在城鎮中,不過卻也不知何時靈獸特雷西亞會來襲。梅莉雅快手快腳地穿上了紅輝石系列的防具,從身後向修爾克追去。看來他的目標,是白天也整天價窩在裡頭的研究所。

  完全沒有繞道的修爾克,似乎一點也沒有察覺到在入口處探頭探腦的梅莉雅,開始從書架上找起了什麼東西。看來似乎是在調查著泛黃的古老文獻。仔細一看,屋內都散亂地罷著相類似的資料。應該是在持續調查著某些存疑的東西吧。

  總是對該做的事情抱持熱心,該說這也算是修爾克的優點。事實上,他那真摯的部分,也曾經拯救過梅莉雅。如今正投入的神劍摩納多複製品,相信也會拯救無數的人們吧。即使如此,梅莉雅還是一直想要向他這麼說。

  (雖然能夠救許多人也是件好事。然而,對你來說該是獨一無二的那一位,難道你卻沒有察覺她在夜裡痛苦地輾轉反側嗎……!)

  對於心中懷抱著滿肚子怒氣的梅莉雅,修爾克卻依然絲毫沒有察覺到她的存在。因為他的腦袋裡頭,已經全部都是再生培養裝置的事情了。

  再生培養裝置──那是莉娜達所告訴他,古代海茵特族所擁有的技術。如今的海茵特一族,已經沒人清楚明白這項技術了。不過若是有了這個,似乎就有辦法能夠拯救菲歐倫於水深水熱之中了。

  就算是機人也沒有辦法將那個裝置給復原,不過有可能在巨神界的某處,還仍有留存著的裝置依然在運作中也說不定。相信莉娜達所說的話,修爾克開始調查起祕跡研究隊所留下的記錄。由修爾克的雙親們為始,調查隊員們調查過了遺留在巨神界各處的古代文明遺跡。在那其中,是否會有關於那項裝置的情報呢……修爾克多日來,除了作神劍摩納多複製版的量產準備之外,也持續地跟有如山高般的資料奮鬥著。

  並不知道修爾克正在調查著這件事,梅莉雅闖進了屋內。

  「修爾克! 你一個人到底在這邊作些什……!」

  「梅、梅莉雅……?」

  不幸的是,剛巧就在這個時候,架上成堆的資料垮了下來。感到驚訝的修爾克身形不穩,與梅莉雅雙雙跌到了地板上。而累積了數十年分的的調查資料,以其驚人的物理質量向兩人頭上壓了下來。

  「……危險!」

  修爾克在資料如雪崩般垮下來的同時,想以己身從上方保護梅莉雅。然而,就在這個瞬間──
 

  梅莉雅開口向認証裝置開口說道。

  「繼承了皇家的吾下令。讓出此處的管理權限。」

  丹邦轉過臉去。 看來,似乎是不想被人看到他哭泣的樣子吧。

  「看來,又要再一次麻煩妳了呢。」

  萊因邊笑著邊回答道。

  「就交給我吧,這之後修爾克就由我來守護,跟妳約好了。」

  莉娜達邊勸道。

  「來吧,這對妳來說才是正確的選擇。請進去培養裝置吧。」

  ……接著,菲歐倫露出了下定決心的表情微笑著。

  「我……」
 

  「你怎麼了,修爾克!」

  ──再次回到充滿了色彩的世界中心,看到梅莉雅泫然欲泣的臉龐。

  「梅莉雅……這裡是……」

  是熟悉的研究室,周圍的調查資料散落一地。修爾克終於理解到,自己剛剛從自我感覺短暫的未來之旅回來了。

  「這樣嗎,那個是……」

  梅莉雅也察覺到,為了保護自己而失去意識的修爾克,又再次發動了他那特殊的能力。

  「你看到未來了嗎?」

  修爾克點點頭。接著開始說明自己所看到的景象。

  那肯定就是莉娜達所說的再生培養裝置。大夥似乎很快興地圍繞著菲歐倫。在前往設置了裝置房間的門前,透過認証將之打開的梅莉雅……。

  「……所以,那就是你所在調查的東西嗎?」

  「嗯……我認為它應該在巨神界的某處,能夠將菲歐倫身體回復原狀的系統。而關於那個場所,我心中已經有底了。」

  「也就是說……!」

  梅莉雅的表情,露出了理解的神情,接著化作欣喜之色。

  「啊啊,都是託妳的福呢,梅莉雅。再生培養裝置,就在殖民地9這裡。是妳讓我看見的!」

  梅莉雅撲上修爾克的背上。

  「太好了,修爾克!」

  雖然感到高興,梅莉雅心中卻覺得有些後悔。果然,修爾克心中還是牢牢掛記著菲歐倫的。其實是懷疑他的自己搞錯了……。

xenoblade_23.jpg 

4

收到了連絡之後,加上乘著飛空艇過來的莉娜達,修爾克一行人前往探訪馬古.梅爾多的遺跡所在。

「這個裝飾物……我曾經在皇都見過。」

  走入遺跡內部的梅莉雅,有一種似曾相見的既視感。因為在那觸目所及的光景,和皇宮的地下空間十分酷似。

「這裡不只是單純的遺跡而已……是古代海茵特族所使用的飛行機械內部呢。」

  聽到莉娜達這麼說,修爾克等人感到相當驚訝。這裡是供給乙太能源罐的便利遺跡。和當怪物蠢動時,適合拿來利用的訓練場所。被殖民地9的防衛隊視作如此的遺跡,結果竟然卻是在遙遠古代墜落於此的飛行機械內部。

「他們與我們機人不相同,完成了屬於自己的技術體系。而再生培養裝置就是其中之一。既然系統都能如此完好地保存下來,那麼會有培養裝置也沒什麼好感到不可思議的了。」

  從前修爾克他們為了來拿乙太能源罐的儲藏室。梅莉雅站在其深處緊閉的門扉前。

「繼承皇位的吾於此下令。讓出此處的管理權限。」

  過去這艘飛行機械的主人是古代的海茵特一族。忠實地依循其所遺留下來的命令,系統始終持續運轉的防衛機制,認可了梅莉雅成為它的新主人。接著,陳封了數百年,甚或是數千年光陰的門扉開啟了。

  一行人途中一點也沒有遭受到防衛機制的阻撓,來到了其最深處。而那東西就在那裡。修爾克在未來視中所見到的……再生培養裝置。

「就是這個……肯定沒錯。」

  對修爾克所說的話點了點頭,莉娜達也表示贊同。

在一行人眼前的是,以有著人那般高大的透明膠囊為中心,設置了複雜裝置的系統。丹邦眼睛邊看著那裝置,邊用顫抖的聲音低喃道。

「只要有了這個裝置……菲歐倫就能夠回復原本的樣貌了嗎……」

「是的,我想肯定是這樣。」

「是嗎……修爾克,又再一次、麻煩你了啊。」

  丹邦別過頭去,似乎是不想讓修爾克看到吧。但這為了不讓人看到落淚的樣子,其實早已透過未來視預知了。

「用這個就可以將我給……真的嗎……?」

菲歐倫露出了半信半疑的表情低聲說道,莉娜達將手輕輕搭在她的肩上。

「沒錯,真的是這樣喔。即使身體已經變成了機械,妳仍然還留有仍是肉身時的部分。而這個系統,就可以從其中提取出遺傳情報並將之再生。」

「雖然不是很明白,不過這樣一來菲歐倫也能變得軟綿綿了哞!那樣的話,就可以給利奇抱抱了哞!」

「呵呵,可以喔。」

  雖然對著利奇微笑著,然而菲歐倫看來似乎有些猶豫。卡魯娜相當敏感地察覺到了。

「怎麼了? 是不是有什麼掛意的事?」

「嗯……那個,莉娜達小姐。再生的話需要花上多少時間呢?」

  手邊操作著終端機,莉娜達答道。  

「是呢……以妳的體格看來,只要花上半年的功夫就足夠了吧。」

「半年……」

  菲歐倫的臉色黯淡下來。萊因為了要讓她打起精神,邊笑著邊揮舞著右腕。

「半年嗎……就放心交給我吧,到那時為止修爾克就由我守護,跟妳約好了。」

「吼,萊因你真是的。我已經不需要你的保護也沒問題了啦。」

「快點來吧,這對妳來說才是正確的選擇喔。請進到培養裝置裡來吧。」

  在莉娜達的操作之下膠囊打了開來。

「只要進去這裡面睡上一覺,半年之後就可以回復原來的樣貌了。」

  然而,菲歐倫將右手放在胸口,露出了下定決心的表情微笑道。

「不了,我……不會進去裡面的。」

5

  從特夫拉洞窟延伸出來的高台上頭,修爾克和菲歐倫往下俯視著殖民地9。

「這樣子真的好嗎,菲歐倫……」

「同樣的事情到底要我重覆說上幾遍呢。修爾克每次都這個樣子呢。」

  與始終躊躇不決的修爾克不同,菲歐倫以堅決的表情回應道。

 現在還不是進去培養裝置的時候……菲歐倫在心裡已經下了決定。

  若是現在進行了身體再生的話,菲歐倫會有半年的時間陷入沈睡之中。恐怕在這段期間,神是不會枯等的吧。肯定會透過靈獸特雷西亞,來蹂躝巨神界的生靈們。而修爾克一夥,則非得在這事發生之前,將神……將贊札給擊斃不可。

  若是一旦進入了培養裝置,菲歐倫就無法加入戰局了。所以才──

「我已經決定了。要用這副身體跟修爾克一同併肩作戰。而回復原樣的事,在之後再來做就行了。我以前曾經說過的吧。與其在那邊擔心枯等,倒不如在身旁一起共同奮戰。」

  聽了這番話,莉娜達的心情十分複雜。誰也不知道在之後的戰鬥會持續到什麼時候,而這副喪失了神劍摩納多力量的身體是無法撐下去的。然而,即使如此說明,也絲毫沒有動搖菲歐倫的決意。

  既然如此,身為醫生的莉娜達的所能做的就只有一件事了。

(好吧……那樣子的話,即使是多一分一秒,我也會儘可能讓妳的身體能夠支撐更久的。如果那是妳的意志的話。)

  萊因和丹邦比肩而立,望著眼下櫛比鱗次的街道。

「一定要活著回來喔,丹邦。」

「啊啊,然後……等戰爭結束之後,下次就一定要讓菲歐倫回復原狀,回到這裡再一次一起生活……」

  修爾克也對他們所說的話點頭表示贊同。

「嗯,因為這裡……是屬於我們的故鄉啊。」

  就這樣,修爾克一行人向巨神腳──目標高爾平原,邁步走入洞窟。在他們身後,是殖民地9、那無可取代的故鄉,一如往常般,依然位在那裡。

─全文完─

 

設定集中的小說其實三張非常棒的精美插圖,不過網路上似乎沒有呢,
只有其中一張的部分截圖而已,若有出現的話再附上吧。

 

 

, , , , , , , ,

karasl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